熒幕裡,

這一方手無寸鐵,面對的是另一方的全副武裝。

 

一聲令下,

水炮重重的打在人群身上,

一時間,人們沙子般被沖散,四處躲避。

可是等到水柱別向他處,這裡的人們又再次聚集起來,

一邊高聲叫囂,一邊向前狂奔。

水柱之後,等待的是蠻橫的棍棒,

以及昂貴又嗆鼻的催淚彈。

警察揮舞著合法暴力衝向人群,拳打腳踢。

處處是肢體碰撞,相互推擠追逐。

有的甚至就被壓制在地,當場銬上手銬順帶遭到幾句挑釁的言語對待。

但是,面對這一切他們依然毫無畏懼,

依然爬起來吶喊著民主口號,繼續湧向大街小巷。

 

那一刻,我們向來習慣的『和諧』被狠狠撕裂了,

人民與政府拉扯著歷史的走向。

混亂的畫面演示著一個順理成章的劇情,

迂腐到將近極致的政府始終要面對人民的抗爭。

 

你就坐在不斷閃爍的熒幕前,心情霎時被深深捲入......

 

這是故鄉的7月。

 

一覺醒來,出現在眼前就是這片發黃的天花板。

隨後,刺耳暴力的施工噪音灌入你的耳內,

目前還在努力說服自己,習慣吧。

起身下床,順勢就坐在椅子上。

發楞片刻,一臉的倦怠。

睡眠似乎沒有消除你的疲倦,只不過消遣了難熬的夜晚。

眨了眨乾澀的雙眼,轉頭望向窗外。

還期望能看見燦爛的陽光,

但是外頭烏雲密布,烏雲又濃又低。

炎炎夏天,最近的天氣卻總是陰沉沉的。

即使躲在冷氣房內,依然能感受到窗外那股悶熱與潮濕。

猜想再過不久,應該是大雨滂沱。

 

一切蓄勢待發,只等待那觸落雨滴的一道閃電而已......

 

這是台北的7月。

 

如何得到愛情?

然後,又如何使愛情堅固持久?

目前的你,覺得這是愛情的兩大課題。

我們不能全全控制自己的命運,更不能全全掌握他人的命運。

我們難以抵擋時間對我們的改變,更不能讓時間為我們停止。

 

當距離拉長,更容易感到被放大的差異。

現實中我們面對不同的人事時地物,過著不同的生活。

只有夜晚的那幾個小時,是我們唯一能牽動彼此的時光。

可能是我的想像力還不夠,不足以透過文字把你想像得更貼近。

又可能,我偏偏是個看重實際面的雙子座,而你偏偏是個帶著浪漫主義的摩羯座。

於是,我不經意冷漠了你所珍惜的溝通方式,而使你心力交瘁。

而我不能忍受距離感一再的侵襲,催化成擔心害怕和空虛。

 

就這樣擦槍走火,彼此的情緒衝向彼此,最終發生碰撞。

彼此頓時成為彼此的催淚彈,

不小心就將對方嗆得淚眼朦朧又無法言語。

 

但是,請不要認為這就是愛情的絆腳石。

感情的過程中本就需要大量的溝通,磨合。

往往兩人靠得越近,難免摩擦越多,

可是默契也會隨之慢慢形成,將來也會越順遂。

所以希望你不要因此而逃避,也希望你相信,

無論如何,我會耐心的,與你。

 

這是台北與故鄉之間的7月。

 

遠古的今天,我們曾經嘗試建起通天的巴別塔。

那時候,我們都說著同一種語言,擁有同樣的信念。

上帝為了阻止我們的計劃,

便讓我們開始說不同的語言,讓我們彼此無法溝通。

自此我們各分東西,成為各不相同的個體。

 

於是在巨大的城市裡,

我們總以為自己與他人都只是散落各處的靈魂,偶然的聚集。

其實不,我們​雖然各自散落,

但冥冥中卻被安排了不可言喻的默契,互相牽扯彼此的​命運。

只是​,在等待著緣分牽動的那一瞬間,

或許今生,或許明世。

 

緣分很奇妙,猶如一場不知何時切入的夢境。

有時,我想不起我們如何相識,

也說不出我們如何漸行漸遠。

是我記性不好嗎?

還是緣分本就如此潛移默化的進行著,

讓人不知不覺就被牽在一起。

沒有一個顯而易見的開端。

同樣的,也不會有確切的結束。

 

在你生命中離開的那些人,和出現的這些人,

離開的人不會真的就從此不再見面,

同樣的,出現的人也不會永遠出現在你身邊。

隨著時間轉槳,我們會漂流各處。

但是將來在茫茫人海中,我們還是有機會在某處再次相遇。

人生既是一段走走停停,偶爾同行,偶爾分道,

在分道的路上又會遇到新人或重逢故人的旅程。

我們的命運便是如此互相交織,再交織。

 

也許你可以相信,我們的心中依然留有那座未完成的巴別塔。

 

這是充滿離別與未知的7月。

 

高高盤起的奇特髮型,厚濃的眼妝勾到眉尾與又長又翹的假睫毛,

五彩繽紛的刺青纏繞雙臂,總愛抹上鮮紅色的口紅。

個性十足,野性寫在臉上。

她的名字再次綻放,

但卻是用生命的流逝作為代價。

 

你覺得她的歌聲很能刻畫紙醉金迷的城市,

可以唱透一片燈紅酒綠的繁華與背後的滄桑,

又是如此輕蔑跳脫的遊走在木納沉重的人群之間,不屑於世俗的規制。

 

的確,她的生活與命運也寫下了靡靡的這一切。

甚至在生命的最後時刻,畫上一個讓人措手不及又耐人尋味的句號。

 

她是一個不羈的靈魂,現在永遠逃離了這個世界。

 

這是7月,開到荼蘼了。

 

你我,散落在這一個7月。

 

Amy Winehouse -- Will You Still Love Me Tomorrow

 

  

 

Amy Winehouse生前曾經翻唱Carole King名曲Will Tou Love Me Tomorrow,

後者讚揚Amy「嬌小的身軀卻蘊藏巨大的能量」。

 

 

 

散落城市.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Sun Lee (李烈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