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亡

過去在左邊,未來在右邊。

現在,在兩者之間搖盪著,

滴答滴答勾勒了時間的輪廓。

 

時間,真的需要如此短促嗎?

過去還來不及整理,

就晃過了當下,又擺到未來的高度去了。

要是來不及閃躲,那就被沉實的鐘擺狠狠的甩一巴掌,

你才覺醒,時間的殘暴。

 

於是,你想盡辦法忙碌了自己,

總覺得時間就在你背後,揮著致命的武器,

一邊高聲叫囂,一邊步步逼近。

 

你以為只有忙碌,才能及時逃離它的追殺。

 

 

重蹈覆轍

不知道你是否也有一樣的經歷,

有些時光總是輪迴般的一再觸碰著你,

不斷喚起你相似的感覺。

雖然曾經嘗試著改變如此的迴路,

但無論如何又會繞回此處,又會重複上演。

甚至身邊的人似乎就像是背好了台詞劇本,

排演好了情節橋段,只等著你一旦踏入這段舞台,

演得陳腔濫調的故事又一次逼著你參與。

而你也中了自己的催眠,

說著類似的種種,做著類似的種種。

 

等你回過神意識到了,這一幕又早已接近尾聲。

落幕後,只容得你又一次唏噓,

這就是所謂的宿命嗎?

 

 

 

該不該死的死刑犯

看過電視新聞後,

你說反對廢除死刑,

我卻覺得法律的出發點是規導犯人走回正途,

為何需要以暴制暴。

於是我們為此辯論了一餐的時間。

我們都沒有錯,我們的道理都是道理。

但是,我記得我還是補充了一句,

或許我不是受害者的家屬,所以我可以很冷靜的思考,

站在所謂人道的至高點釐清我的思緒。

 

雖然我認為完全廢除死刑代表人類的法律走到最慈悲之處,也是人道的最偉大表現,

但是困難並不在於做得到與否,

而是『想做到』真的好難。

 

偶爾,我們就連在一般爭吵受委屈的時候,

都可能情緒激動得希望對方去死,以平息心中的怒火。

更何況,在殺死自己親朋好友的殺人犯面前,

我們還能存有多少冷靜。

或許你會反駁說這是兩回事,法律是理性的。

 

但其實,法律很多時候並不出於理性的思考,而是感性的認知。

尤其對於取人生命的殺人罪犯。

對於廢除死刑與否,我們考慮的是受害人家屬的感受,

甚至是社會對殺人罪犯的觀感。

死刑,這種以牙還牙的方式在很多國家依然有效,

代表著這種方式依然符合很多人的道德情感認知。

這種補償方式依然被認為能多少彌補受害人家屬的內心傷痛,

還家屬一個公道,也給社會一個交代。

 

但是,我們也都讚同,任何人都沒有權力奪取他人的生命。

卻難以原諒,奪取生命的生命,而又奪取之。

或許這就是一種矛盾。

即使反對死刑的我也不得不承認死刑有其意義存在。

雖然我的理性告訴我應該反對這種以暴制暴,以眼還眼的審判機制。

 

因為我也感受到,

人心,可以擁有偉大的想像,

只是人性,總是充滿掙扎與徘徊。

 

我記起曾在某處看過這段文字:

『上帝願意原諒人的所有罪過,但是人卻不行。』

或許,就是這個道理吧。

 

人,難以原諒自己的所有罪過。

至少目前,還做不到。

 

又或者,我們只是無法原諒,我們其實可以原諒那些人。


不曾相識,好嗎?

她知道,他只是希望得到一聲祝福。

以便在往後的日子,能成為他的支撐。

只是,這句祝福,難以開口。

 

她也不確定,自己對他的感受。

難道只是急轉直下,轉瞬即逝的激情而已。

可是又不情願當時的激情,如今只燒剩灰燼,

而且還不慎吹入眼眶,叫人刺眼得山嵐淚下。

 

於是擦掉一波淚水後,

她反而要他,做出最後的告解。

即使接下來的字字句句會把心情揪出血來,

但她依然要聽,

聽到他最果斷的抉擇。

 

因此躲藏在沉默裡的言語,

就這樣硬生生的從不願張開的口裡被強行拖了出來,

無辜的跌攤在彼此的腳下,又即刻爬起來不斷跪求饒恕。

 

他與她都閉起雙眼,眼淚也順勢被擠落,

誰都不忍心看到狼狽的謊言,做最後的掙扎。

 

最後,她一句話也不說,掉頭就走,

帶走了那個夜晚。

 

有時候,

感情中雖然夾雜著許多的難以定義,

但我們總是想要一個絕對的解釋。

即使有些情感一旦說出了口,就不再成立。

 

他恨不得能時光倒流,重回那一幕。

寧願曾經當下,與她只是不著痕跡的擦肩而過即可,不曾相識。

就不會糾糾纏纏,輾轉來到此時此刻。

 

雖然心裡想,但他始終也沒追上去,

挽回想像中的一丁點可能。

就讓這一段故事沉没於不了了之的結局。

 

你是否有這樣的一段感情,

他/她在你的心裡佔據​如此重要的位置,

以至於在他/她離開後,你的心裡被掏出​好大一個洞,

大得我能聽見那把撕心裂肺的啜​泣迴音,

久久迴盪於洞中不散。

但是待時間慢慢過去,

洞被淚水填滿,成了​一片汪洋,

也無意間滋養了一片綠意。

於是你終於感悟,

這​遺憾在人生旅程中也不失為一處良辰美景。

 

只怪我們都有記憶,而有時記憶力又太好。

因此有些記憶怎麼也抹不掉,

只好慢慢將它們安撫。

尋找

人怎麼可能完全逃離現實呢?

的確。

但也始終捨不得那夢幻的想像。

為了讓生活美好,我們需要花多少力氣?

現實與理想之間,我們需要擺盪多少回?

你需要尋找,一個動態平衡。

 

逃亡

不知不覺,兜兜轉轉,跌跌撞撞來到此時此刻。

你停下來,彎著要大口大口的喘氣。

心想再也跑不動了,太累了。

可是也覺得應該已將它遠遠的拋在後頭,

至少好一段時間,它是趕不上來的。

轉過頭,再次確定,視野內沒有它的踪影,

甚至也聽不見那震耳欲聾的嘶喊。

終於,你可以放心的坐下來,

闔上雙眼,好好歇息。

 

你的呼吸急促,汗如雨下。

 

身體也鬆懈了......

沒事了,沒事了。

 

就在沒事的當兒,一陣腳步聲逼近。

你震驚的睜開還沒闔上半刻的眼睛,

抬頭一望,只能嚇得目瞪口呆。

 

怎麼可能?!

 

因為時間就站在你面前,咧嘴而笑。

得意的笑聲,又是震耳欲聾。

武器早已高舉空中,

只要一把揮下,便是奪命。

 

不管你的神情再怎麼不可思議,再怎麼錯愕。

死亡就站在面前,等著你就範。

 

你再也無力做任何抵抗。

累癱的四肢再也無法支撐你起身逃亡,

只有令你頭皮發麻的恐懼貫徹全身,

你掙扎得不能自己。

 

你搖了搖頭,無奈的哭了出來。

即使耗費多大的力氣,依然敵不過時間。

這就是結局了。

 

最後,你撕心裂肺的吶喊著,等著那最終審判。

等著一陣劇痛後,變撒手人寰。

你喊著,眼睛閉著,

喊著,雙手緊握著。

喊著,眼淚狂奔。

 

霎時,你感覺到了時間揮動鐘擺,砸了過來。

再見了,你的一切!

 

一陣狂風撲臉而來,

 

黑去了。

寂靜了。

 

 

 

睜開眼睛,

你醒了,

汗如雨下,呼吸急促著。

 

 

 

Adele — Don't You Remember

 

 

 

 

 

 

夢裡草原.jpg  

- 夢醒瞬間-

創作者介紹

Sun Lee (李烈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